熊京

17.03.16

我的室友的爸爸,最近被查出了很严重的病。我每天看着她难受,感觉自己也心情很沉重。
我想尽我的所能帮帮她,真的做起来才发现自己有多渺小,就真的,只是一粒尘埃
我问了我的父母,他们也没有好的办法。之前我的姥爷要看病,辗转了好多人的关系,才到了北京,看的结果不痛不痒,左眼看不到了没法治,右眼注意一下不用担心。
而我,我连,在之前高中班里的群里面发言,都感觉有点抗拒,不知道怎么说,大家才能觉得我说话并不显得自己无趣又笨拙。我这个时候才发现我自己的舒适区,它牢牢的圈住了我,只要我在它里面,我说什么都可以,而一旦出去,我连表情,都不知道应该选哪一个。

我希望我将来能够成为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富有的人,能把所有的好医生,好律师,都请到。我们都不用为了这些而发愁,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,都能活的更有保障。
而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一台时光机,想带我的上铺,W小姐,回到她还开心快乐的时候,回到她的爸爸还健康的时候,不是每天一停下就开始胡思乱想,不是每天每天都心里那么沉重,装着那么多事情。
W小姐之前一直想瘦下去,未果。这几天不到,她就消瘦了许多,而我,身为一个无能的朋友,我反而希望,她能够一直都壮壮的,不要这么瘦,不要这么憔悴,继续做我们宿舍唯一,冬天也敢于每天用凉水冲胳膊的小火炉女汉子。

希望目前的治疗能够有效。希望不要走到最坏的那一步。W小姐人那么好,您就保佑她的爸爸平安吧。

评论